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主辦

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舊版查詢 高級搜索
關注:
當前位置: 文化 -> 法官文學

青春淬烈火

  發布時間:2018-10-19 10:29:02


“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熊熊火焰溫暖了我的心窩,每次當你悄悄走近我身邊,火光照亮了我……”費翔在1987年春節聯歡晚會上演唱的《冬天里的一把火》,令我至今記憶猶新。當時我正在黑龍江大慶某部隊服役。1987年,大興安嶺地區出奇地干旱,特大火災就在那年5月發生了,那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最嚴重的一次森林火災……

臨危受命

5月8日,我所在的部隊奉上級命令,赴大興安嶺地區滅火。東北的春天乍暖還寒,河水還結有30厘米厚的冰層。我們按要求只穿戴皮大衣、大頭鞋、皮帽子、皮手套,攜帶輕武器,由大慶讓湖路火車站乘軍列,來到了塔河縣十八站林業局機械林場集結。

受領滅火任務后,每人攜帶一星期的食品,以營連為單位,在兩名向導的帶領下,趕赴火場。火場距離我們只有二十幾公里,大火以每小時十幾公里的速度正在向我們逼近。進入原始森林后,參天的大樹,密集的植被,使我們根本看不到天,更辨別不出方向,腳下多年積累的樹葉,腐浮質有50多厘米厚,走起路來東倒西歪,跟喝醉了酒似的。

我們的首要任務是在一個多小時內打出一條寬12米、長5公里的防火隔離帶。時間緊任務重,我們必須完成這項看起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大家揮汗如雨,臉部被樹枝劃出了條條血痕,兩手全是血泡,滿臉泥土灰塵,大衣的袖子和后背被刮出了大窟窿,羊毛向外翻露著,皮帽子的帽臉有的向上翹,有的向下垂,大家形象各異。

終于,防火道打通了。此時,大火離我們不足兩公里,方圓幾公里的溫度迅速上升,天空中的鳥兒驚恐地四散紛飛,林子里各種動物亂竄。我們感到渾身燥熱,呼吸困難。就在千鈞一發之際,我們發現身后約800米處有一條結冰的小河。向導帶領我們撤退到小河中央,面部朝下趴在冰面上。大火鋪天蓋地從防火道一側掠過,熊熊大火的火頭在樹尖上燃燒,地面上好像流淌著火山巖漿,成為火紅的地毯。

寂寞守候

大火燃燒過后,遮天蔽日的煙云,還未燃盡的樹木,吐著火舌好像魔鬼一樣向我們挑戰。接下來,我們的任務是24小時看守,防止地下暗火和地面上明火越過防火道。晝夜堅守在原始森林中,白天還行,晚上最難過。因為氣溫寒冷,整個晚上守在還未燃盡的火堆旁,前胸烤暖了,烤后背,翻來覆去,就像在鍋里烙餅一樣。有的戰友和衣躺在離火堆一米遠的地方取暖,用燃燒過的草木灰把身體包裹得嚴嚴實實。由于過度疲勞,有的戰友腳脖子、胳膊肘被地串火燒傷,大衣被燒出窟窿,都沒有感覺。大家的軍用水壺被凍得變成了圓球狀,面包、火腿腸、罐頭凍成了冰疙瘩,有戰友只好把食品揣在懷中,用身體把食品暖化,有的把食品放在火上烤,味道卻不好,喝水只能到小河邊砸窟窿取涼水喝。

堅守8天后,明暗火全部熄滅。清理完,戰友們的體力嚴重透支。此時接上級命令,撤出原始森林,進駐十八站林場進行休整。

魚水情深

當時,我帶領8名戰士,被安排在一名姓張的老鄉家居住。老鄉叫張如意,一家四口人,妻子是上海下鄉知青。很快,四個當地最好的菜被端上了飯桌,有干炸柳根、酸菜粉條汆白肉、干蘿卜條炒臘肉、紅燒狍子肉。我和老鄉聊天聊到很晚,臨睡前老鄉說:“我家有一張熊皮,你睡覺時把它鋪在地板上,夜里很冷。”隨后,他又感激地說:“如果不是你們來得及時,我們這里早就成一片火海了。”

在老鄉家住了三天后,我們受領了更加艱巨的任務。十八站林場以西十幾公里處,有一條十幾公里的火龍,張著血盆大口向十八站林場方向撲來。我們迅速與大火決戰,引導大火的火頭沿公路轉向。大火燃燒過后,我們繼續在原始森林中清理余火。經過一星期與烈火搏斗,戰友們的頭發、眉毛都被燒焦了,臉部被煙火熏成了黑色。

那天,有兩名戰士被一棵還沒燃燒完的大樹砸倒,腿陷入地串火堆中,腳踝以下嚴重燒傷。我們緊急把他們抬到公路旁包扎。救護車把他們拉走后,我看到一個年輕婦女一手提著籃子一手拉著孩子,搖搖晃晃地向我們走來。我認出是房東家的大嫂時,眼淚奪眶而出,道:“大嫂,這里太危險了,您怎么帶著孩子們來了?”大嫂說:“你們解放軍來山上好幾天了,缺吃少穿的,天又這么冷,我和你大哥商量,給你們包了點餃子,帶了兩瓶酒,我又不會騎自行車,只能帶著兩個孩子步行來看看你們。”聽了大嫂的話,戰友們都掉下了眼淚。我接過大嫂的籃子,把戰士們叫在一起,說:“每人必須吃三個餃子,喝一口酒,這是咱們房東的一片心意。”戰友們拿餃子的手在顫抖,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

一個星期后下了一場雨,大興安嶺地區所有火點的明暗火全部熄滅。上級領導宣布,滅火戰斗結束,所有參與救火的部隊撤離大興安嶺。

和老鄉們告別后,沿途看到的依然是頂天的青松扎深根。真是:浩浩林海根相連,軍民聯防一條心。人民軍隊愛人民,錦繡河山萬年春。

 

 

關閉窗口

衡阳到海口的火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