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主辦

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舊版查詢 高級搜索
關注:
當前位置: 文化 -> 法官文學

思念的味道

  發布時間:2018-01-12 10:09:10


到省法院工作已三年有余,回憶往事,依稀如在昨日。記得2014年9月,為了圓當一名法官的夢想,我背起行囊離開家鄉,離開父母妻兒,踏上張家口開往石家莊的火車,從此開啟了奔波于張家口和石家莊之間的漫長旅程。千里之遙,周末回家,僅在火車上就會耗去十幾個小時。時長日久,積累下來,火車票都有厚厚的一沓了。為了能在家多待一會兒,我每次都坐周日晚上十一點多的火車,第二天早上五點半到達石家莊。

經歷了三個寒暑,石家莊站每個季節的早晨,從夜色未央到晨光熹微,再到天已大亮,無論是楊柳依依,還是雨雪霏霏,都深深印在了我的腦海。三年時光彈指而去,對家人的思念之情無論晝夜寒暑,總是縈繞在心房。

當初女兒不到一歲半,正值蹣跚學步、牙牙學語。每次我離家的時候總會和女兒道別,告訴她“爸爸得去火車站了,你在家要好好聽話”,女兒也會不舍地點點頭,問我什么時候回來;我回家到站時,女兒和妻子到火車站接我,女兒每次都能在人群中一眼看到我,并興奮地大聲喊著“爸爸,爸爸”。時間久了,以至于曾有一段時間,女兒以為我在火車站上班,竟然對火車站產生了莫名的好感。

現在女兒已經四歲多了,知道爸爸每次都是坐火車去石家莊,知道了爸爸在法院工作,雖然可能她還不是很清楚法院的概念。女兒很聰明樂觀,我每次一進家門,她很開心,給我開門、找拖鞋、拿出特意為我準備的她的零食,然后拉著我去玩。每每玩得很開心的時候,她會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問:“爸爸,你今天走嗎?”如果聽到我不走,她會很開心地繼續沉迷于和我的各種游戲;如果聽到我會走,她就會有些低沉。遇到女兒問我“爸爸你幾天回來,是三天還是五天?”我總不忍如實回答,為了安慰她就告訴她“三天”,慢慢女兒對數字有了清楚的概念,過了三天,她就會打電話問我:“爸爸,你是不是今天回來?”為了之前的謊話,我還得再說更多的謊話,諸如“爸爸臨時有事回不去了”之類。

陪女兒參加的集體活動屈指可數,每次我帶她參加活動,她的小臉上總會洋溢著幸福,興奮地告訴身邊的每一個人,“你知道嗎,今天是我爸爸帶我來的”。夜深人靜時分,我臉上浮現莫名的微笑,那是想起了女兒充滿童趣的事情。陪伴女兒成長的時間很短暫,也很快樂,是思念叢林中一株美麗的“萱草”,驅走了一切煩惱。

父母的身體并不好,父親三年前在心臟安裝了起搏器,不能干稍重的活兒,母親也有頑疾在身,他們偶有住院也有意瞞著我,怕影響我的工作。母親每次打電話或者見了面,總少不了嘮叨“你在石家莊一定要注意身體”。“父母唯其疾之憂”,而我又能照顧他們什么呢?妻子工作繁忙,工作之余還得照顧女兒,處理家中的瑣事,也夠辛苦的,每逢女兒生病,更是焦頭爛額,但也沒有過多抱怨。想到這些,思念之中又多了些虧欠之感。

總會有人問,你遠離家人來到石家莊,后悔嗎?既然選擇了遠方,就不要因為風雨兼程而后悔,不要辜負了無數旅途的勞頓、家人的期望和自己的初心。“豈不爾思,室是遠爾”,距離讓思念之情無時無刻不涌上心頭。思念是一壺陳釀的美酒,隨著時光的積淀,日益醇厚,讓人回味無窮,時而幸福、陶醉,時而憂愁、傷感,那是詩一般的美好體驗。

(作者單位:省高級人民法院)

 

 

關閉窗口

衡阳到海口的火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