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主辦

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舊版查詢 高級搜索
關注:
當前位置: 文化 -> 法官文學

忙忙碌碌 收獲滿滿

  發布時間:2017-09-30 09:46:25



作者正在農家院里做精準入戶識別登記。

8月30日是忙碌的一天、收獲的一天,更是我們省法院駐豐寧滿族自治縣五道營鄉辛營村扶貧干部最為普通的一天。

清晨的辛營村,偶然飄散著縷縷的炊煙。沿著村后的小路爬上山坡,腳下的村落顯得那樣寧靜,對面的小山在晨陽的映襯下凝翠疊綠。

6時32分,我下了山,踱步來到村中,美麗鄉村建設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新建村委會的工地上,一些村民正在搬運石料砌著路基。

“江南,江南……”村民蔡文儒老人招呼我,“昨天家里蒸了花卷和饅頭,我正要給工作組送去,正好看見你了,你帶上吧! ”“謝謝蔡大爺,昨天我們剛買了好多主食,您拿回去吧。”再三推辭后,老人方才作罷。

突然,原本寧靜的山村傳來陣陣炮聲。我順著聲音來到第五村民小組。原來是張家在辦喜事,新郎的叔叔張義成把我迎進家。按照工作組的慣例,村里有人家辦紅白喜事,我們都要隨個份子。我們的村民身份就是通過這樣一點一滴的小事兒被認可的。

回到駐地,熱了杯牛奶,抓了塊餅,邊吃邊看相關扶貧文件。這些天我們正在進行精準扶貧建檔立卡“回頭看”工作,對貧困戶、低保戶正在重新評定。根據工作組的分工,我負責精準入戶識別工作,還有最后十幾戶沒有入戶訪查,今天要做好掃尾工作,10時30分還要召開第一次評議會議。

8時整,我帶領一個小組,來到三岔口自然村第七村民小組組長吳鳳軍家,七八戶尚未填寫貧困戶基本情況核查表的群眾已經等候在這里。填表、拍照、留檔……核查工作有條不紊地進行。隨后,我們進行入戶調查核實。一戶戶、一家家,我們仔細查看,耐心核對。兩個多小時后,我們將17戶貧困戶全部核查完畢。

返回駐地途中,我們路過辛營小學,正趕上孩子們暑假后開學返校,嬉笑聲在山間回蕩,是那么歡暢。我趁機來到小學,和小學的馬老師、王老師商議開學后開展捐資助學活動以及舉辦開學第一課的安排。

10時30分,我回到駐地,其他幾個小組也陸續返回。將資料收集整理完畢,包括鄉包村干部、駐村工作組、村“兩委”干部在內的識別工作組第一次評議會議正式召開。經過熱烈審議,初評貧困戶合格193戶、不合格105戶,隨后制表打印,準備下午張榜公示。

下午2時,我們帶著公示名單奔赴四個自然村七個組所在地開始公示。村民們看到我們到來,紛紛趕過來,一邊看公示,一邊議論著。

“喂,是工作組嗎?我們的網紋瓜今天開始摘瓜,邀請你們過來看看。”下午3時30分,種植大戶李寶寧打來電話。張貼完公示,我們驅車來到網紋瓜大棚。這片占地150畝的大棚是今年工作組幫扶建設的,由李寶寧承包。一進大棚,一股熱浪撲面而來,十幾名村民正在樂呵呵地忙著收割網紋瓜。“每個瓜都有四五斤重,估算今年每個大棚最少能收四五千斤。”望著一顆顆沉甸甸的網紋瓜掛在秧苗上,我們心里也充滿了豐收的喜悅。

“走,咱們再去看看西紅柿大棚,聽說今年價格特別好。”工作組組長李哲提議。西紅柿大棚更為壯觀,足足占地200多畝。“一斤能賣多少錢?”“能賣一塊多,一個大棚能收一萬多斤,咱們的腰包可要鼓起來了!”村民們笑逐顏開。

剛回到駐地,我們就看見村民王漢久大爺蹲在臺階上。他說,看見公示發現自己的低保資格被取消了,“我家中70歲的老伴是二級殘疾,我自己也沒有勞動能力,怎么就取消了?”正說著,村民趙連富、王國興等也來反映情況。我們一一解答,做好記錄,承諾會在下次評議會上專題討論大家的意見。

送走村民,村支部書記王曉宇打來電話說,晚上7時村委會召開村道路硬化、外墻保溫等美麗鄉村建設工程的招標會議,希望工作組對流程進行監督。

一看表,快晚上6時了,趕緊張羅點火做飯。這時,任傳英大哥走了進來,身后跟著幾個人。原來是縣紅十字會送來工作組前一段時間從承德市申請來的捐助物資。體育用品、運動衣、運動鞋、防風眼鏡裝了滿滿一車。招呼客人坐下,我們連忙去卸車。

把救援物資安頓好已近晚上7時,顧不上做飯了,我們立即趕到村委會。村干部、村民代表和準備投標的村民已經到了。經過幾輪競爭,開標、辦手續、簽合同……一切塵埃落定已是晚上10時。

夜空深邃,沒有往日的繁星點點,風中帶著絲絲寒氣。我們帶著滿身的疲憊回到駐地。“來來,我給你們煮碗豪華版方便面。”我邊說邊打開爐灶,挽起袖子干起來。

猛然間,一道閃電劃破夜空,接著是一聲悶雷,窗外飄來一陣急促的“嘩嘩”聲。“停電的前奏。”果不其然,話音未落,屋里漆黑一片,手機也沒信號了。“哈哈,我們失聯了。” “下次記得買點蠟燭,我們可以搞個燭光晚餐。” 大家一邊找來了蓄電臺燈,一邊打趣著。

“晚宴”過后,我們還有最后一項重要的工作:寫扶貧干部工作日志,把一天的工作、感想都記錄下來……

 

 

關閉窗口

衡阳到海口的火车票